记录和莹莹的“管教实践”(被动视角)

yoyo365 实践纪实文评论223阅读模式

记录和莹莹的“管教实践”(被动视角)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而且我写作能力奇差,语句不通的话只能凑合着看。

我小时候没有被长辈打过,但从很小的时候就产生了 sp 方面的性幻想。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发现了原来有这么一个圈子,然后就一直在圈里逛,看文,水各种群,也有过好几段不愉快的 wt 经历,交到过几个圈里的好朋友。但将近十年来,我从来没有实践过。一部分原因是以前年龄太小,一部分原因是长大后也没找到让我有实践欲望的人。其实我心里是很清楚的,我迟早要去实践一次,但还是保持着观望的状态,宁愿不实践也不想草率去实践。

在和莹莹约实践的时候我人还在国外,他以为我是 twitter 之类的找到他,但其实是在贴吧。我也忘了他当时发的什么贴,但能看出来他是在实践里很为贝考虑的主,技术很好态度也很认真,也和我一样不打算处长期主贝关系。各方面对我这种享乐主义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棒了,看完他的 blog 之后就更觉得他这个人靠谱,于是就愉快的和他约了这次实践。

回国前的那周,身为废柴少女的我又开始了间歇性不想上学,所以我就每天把空调开到 18 度以下把自己吹感冒,这样就可以开病假不用上学了,没想到程度没把控好,病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拖到回国都还没好。我在海外的居住国现在是夏天,sj 前一周我到了天津,没想到这边这么冷,我没有做好保暖,又不吃感冒药,结果感冒就更严重了,严重到可能不能实践了。

我对有可能发生“管教”情节的 z 都有某种敬畏之心的,我觉得实话实说是我把自己搞感冒了还不吃药不穿厚衣服,不大聪明。于是聪明的我就告诉莹莹,我水土不服所以身体不适,可能暂时不能决定这周是否能实践了。而事实上我的“小聪明”后来也给我攒来了更多的藤条。

强迫自己好好吃了 3 天的药后终于感冒有好转了,于是就和莹莹确定了能实践,也把生病的实情告诉了莹莹,顿时就有了合适的管教素材。俩人也很快商量好了地点和时间。

实践前的几天其实我不算太紧张,没有睡不好也没有吃不下东西,特别理性地规划好了实践当天的安排和穿着。

实践当天莹莹告诉我现在开车过来了的时候我才突然开始怕了,想到有一个人正带着一箱子工具专程过来收拾我,感觉又紧张又怕怕。我先到的,但躲在酒店外面的一个角落默默观望,然后见到了一个可疑人物,感觉是莹莹,看到他提着的那个黑色工具箱我心又颤了一下。

后来他接我去房间,脱下口罩之后感觉…好看耶,我居然第一次实践就约到了一个高高帅帅的主。我挺开心的,于是蹦上了沙发,好奇地看他调暖气灯光之类的,等他忙完我就迫不及待地要看他的工具。当他把毛巾铺好,把工具一件件摆放整齐后,我顿时有点害怕,这藤条怎么那么粗啊,还有那个长的大板子是…认真的吗?我不敢想象这些工具等一下要打在我的 pp 上,又好奇又怕。实践前我提出了来到酒店想再洗一次澡,于是我进了浴室,趁着这个短暂的私人时间里调整自己的状态,期间我还听到莹莹在外面试工具的声音….(怕怕)实践的房间是个挺大的套房,浴室有两个门口,一个通向卧室一个通向客厅,我看见莹莹在卧室了,就从那个门探出头看着莹莹,说“有点点怕….”。莹莹叫我出来,我不肯,想着再磨蹭一会儿,然后跑到了另一个门那儿探出头来继续好奇地看莹莹。莹莹当时还是温和的,只是叫我过来。我看他当时不太凶,就出去继续好奇地看着他和他的一桌子工具,然后他说三分钟后开始。

他去继续摆弄各种东西,我自己默默杵在原地凌乱。三分钟后,他拿起皮拍指着窗帘边的小角落让我去那站好,抬起我的下巴逼我看着他,莹莹:我先说实践的规矩。第一,不许用手挡;第二,身体不许大幅度地扭动;第三,我的指令和问话要马上做出回应。记住了吗?我:(低头)记住了… 莹莹:好,那现在来说说你犯的错误吧。来,看着我说,你之前说不来实践的理由是什么,嗯?我:水土不服所以身体不适….

(不敢看他但是被强行抬起下巴)莹莹:事实上呢?我:我把自己弄感冒了……

(几个耳光下来)

莹莹:所以,错哪儿了?我:撒谎….

…..

(后面具体训的什么就不赘述了)总结好错误后他叫我原地站好,他去拿工具转身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钻进了窗帘后面,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钻的,我看着那窗帘就觉得得钻进去躲起来。果然他转过头发现后,把我从窗帘里拽出来,朝我屁股甩了几下皮拍,把我打顺后拎到了卧室。他坐在床边把我拉到他腿上趴着,然后告诉我现在开始给我热身。刚开始是手打还不太疼,但趴在他腿上的感觉很羞耻,像犯了错的小孩。接着他让我起来脱掉裙子,继续趴回到腿上,然后他用皮拍打,只剩下一层裤袜显然就开始疼了,我忍不住开始扭,脚不安分地踢来踢去,手也开始伸到后面挡。莹莹用腿压住我乱动的脚,另一只手把我的两个爪子压在背后,这样我就怎么都挣脱不了了。他开始皮拍和巴掌夹杂着打,力度越来越重,我喊疼,但只能受着,疼痛中我抓住了莹莹的手,刚开始我也没搞清那是莹莹的还是我自己的手。后面他用力甩巴掌时,我就一直抓着他的手,越疼抓得越紧。当时虽然疼,但心里有一丝暖,因为他没有甩开我的手,允许我抓着,让我在惩罚中也感觉自己是没有被丢弃的,虽然很疼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热身后开始正式的惩罚,首先是惩罚吹空调吹感冒了的错误,只留了内裤,平趴在床上打,屁股下面垫了个枕头。工具是两把木质的戒尺。他先是拿起其中一把打了一轮之后,因为我手一直忍不住摸,他就把我手绑在了背后,然后继续抽。不能用手挡了,认命挨了几下后真的好痛,我就开始用脚蹭莹莹试图引起些许可怜。莹莹突然很重一下甩在屁股上,我痛得喊了出来,莹莹莹莹地说:“脚干嘛?” 我:“蹭蹭….”

莹莹紧接着甩了一连串很重的戒尺在我屁股上,超凶地骂“你再蹭!你越蹭我打得越重!”

然后一边打一边训,我只顾着喊疼疼疼了,好不容易停下来,他拿起另一把戒尺对我说“接下来,这个工具,30 下,报数,每报一个数说一遍‘以后合理使用空调’。”

我当时心想,啊?????那之前打的算啥???

还没等我想完,第一下就落下来了,因为被绑着,我还算比较顺利地挨完了这30 下。

第一个错误终于结束了,趁他出去换工具的时候,我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裹起来感觉会有安全感些。他再进来的时候把被子掀开,手上拿着一粗一细两根藤条,我吓得直接想跑路,但被他拽了回来抽了几下。内裤被脱了,好像是要求跪撅的姿势,挨完了一轮藤条。我其实能感觉莹莹一开始没有很重地甩藤条,毕竟那个力度起码还是我能承受的,而且也没有听到藤条破空的声音(可能是我聋了?)。

抽完一轮后,他拿起另一根粗的藤条说,“这根藤条,30 下,罚你对我撒谎,每报一个数说一遍‘以后再也不撒谎了’”。

我当时就开始怕了说话也带了哭腔。他第一下打下来我痛得直接蹦起来捂着屁股跑出了房间,躲进客厅的窗帘里说什么都不肯出来。莹莹过来抓我,我抱着窗帘不放,虽然被训了几句但他好像是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哥哥知道你疼,但是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出来,回去趴好。” 后来莹莹跟我说我是他见过最调皮的贝贝,因为虽然很多贝贝会躲会挡,但没有遇到过我这样直接逃跑的。

后来我软了下来,喝了点水后乖乖回床上趴好了。这回莹莹把我的腿分开,两只脚绑在床架的两边,继续 30 下藤条的惩罚。我彻底跑不掉了,最后的两下莹莹说要让我体验一下真正的藤条,用了力抽下来,真的钻心疼,打完后莹莹摸了摸我的流泪猫猫头,我无力地趴在床上看着他出去换工具。

第三个惩罚是罚我冷天出门不穿厚衣服。他拿了一个叫“玉竹”和另一个好像是短板子的东西过来。我特别怕那个“玉竹”,是一根看起来很疼的粗竹棍,他一进来我就忍不住开始嘤嘤嘤了。脚还是继续分开绑着,上身变成跪趴,屁股被迫撅起来。训话之后开始用板子打,特别特别疼,比之前都疼,打了一段后他突然加快节奏重打,我顿时被打哭了,真的是哭着求饶,但又躲不掉,莹莹也毫无放水的意思。以前很多纪实都说莹莹习惯用一串快速的责打结束实践,我就天真地以为快结束了,没想到用命挨完后,他安抚了一下然后拿起竹玉说,打 30 下,报数,每打一下说一遍“以后出门穿合适的衣服”。

我当时特别怕我挨不下去,那段的痛也是这次实践里的第一段小高潮,有点把我打破防,我一边哭着报数一边喊,很想让他相信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不敢了。打完后他出去换工具,每次的最后几下都特别重,即使在他换工具的空隙疼痛都无法完全消化,我趁他不在偷偷哭了出来,哭得特别伤心,但他其实没发现我当时哭。

回来之后他拿了一个像小黑的东西,罚我感冒后还冷天光着脚在地板上走。

莹莹:那么喜欢光着脚走路啊,嗯?我:呜呜呜…..(摇头)

莹莹:行啊,为了让你长记性,接下来 30 下就打在脚心,每打一下说“以后不光脚走路了”

(解开我一只被绑的 jio,抓起来开始打)

刚开始还不太疼,但用力之后我开始哀嚎,语言也逐渐丰富多彩:

“4,以后不光脚走路了”

“呜哇….5,我真的不光脚走路了”

“呜呜哇!6,我以后真的不光脚走路了”

“啊啊啊啊,7,我真的真的不敢再光脚走路了啊啊啊啊!!” 莹莹:我让你乱加字了吗?啊?

(小黑抽下来)我:没!呜….我真的不敢了嘛呜呜呜莹莹:一个字都不许多也不许少,从 7 开始,加字漏字都不算

(然后继续抽,我只好乖乖报数认错) jio jio 打完后,他给我解开允许我喝点水。他扶我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我脚一碰到地板就条件反射地跳到有毯子的地方,抱住他的手臂说“呜…不可以光脚走路…” 余光看见莹莹好像笑了一下,我当时是真的有被打怕了。

我跪在椅子上,他让我平举着手心,然后拿来一把看起来比较轻的戒尺一边打着我的手心,一边训我惩罚过程屡次违反规矩,让我重复实践的规矩,然后要我举着戒尺,不能低于眼睛,拿来了一个沙漏放在戒尺上,要我保持这个姿势,沙漏掉下来了就加罚。我死撑,沙漏漏了一半都没掉下来,他挺意外的,拿皮拍到我后面开始轻轻地一边训一边拍“诶,这回倒是挺乖的哈?不动啦?” 我当时是怎么都不能让那个沙漏掉下来了,因为我知道后面还有惩罚,要是还加罚的话我 pp 真的要炸了,所以用尽全力保持姿势,沙漏最后都没有掉下来。

莹莹拿下来之后拍了拍乖乖的我的脑袋。

接下来他让我转过身去,面对桌子跪好,我看见上面有一张纸一支笔。他带着我重温了一遍犯的 5 个错,以及对应的改正措施,一共是 5 句话,每句话下面空 4 行,我就知道他是要我抄完剩下四遍。

他拿来那个很长的大板子(我一看就怕的那个)站在我身后,我以为他让我每打一下写一遍,没想到他比我想的更绝:“现在开始,把剩下的几遍抄完,我会在你后面一直打,你什么时候写完我什么时候停下。” 话说完就开始抽,很疼,我手写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他板子的速度,我尽力快写但又要保持字迹工整。这一段是这次实践的第二次小高潮,莹莹在我后面一直甩板子,我好疼,好绝望,我怕我自己挨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板子才能停下来,抄到那句“以后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我突然泪崩了,扔下笔转过去抱住莹莹的手臂哭着喊“哥…我疼…..”

因为一些原因我经历了和国内孩子不大一样的生活,从 15 岁后我就经常独自到海外生活,我其实照顾不好自己,但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就只能尽力过好,不能孩子气,不能依靠谁。但在这一刻,我内心的 inner child 好像突然被唤醒了,屈服于身后“哥哥”的这个角色,他的板子就好像带着我手上抄的话一句一句印在我身上,带着严厉也有关爱。

莹莹也回抱了我,给我讲道理“哥知道你疼,哥哥也心疼你,但是为了让你以后能照顾好自己,现在必须要罚完。转过去,跪好。” 语气挺温柔的但毫无商量的余地,鼓励性地揉了揉脑袋后板子继续开始抽下来,我继续哭继续抄,又难过又绝望又有点温暖又默默心疼自己。

终于终于抄完了,板子停了下来,莹莹安抚了一下后把我带到床上,手脚都被绑住固定在了床的四个角落,屁股用枕头垫高,四肢张开,很羞耻,有种受刑的感觉。回来之后他拿了一个厚的圆木拍,他告诉我这是他今天带的痛感最强的一个工具(后来发现是我之前小看这个拍拍了)。

莹莹说最后一个错误(生病了不吃药)用长的大板子打 30 下,惩罚的最后为了给我加深印象,用那个最疼的圆木拍打 30 下。

我又开始嘤嘤嘤了。我很怕那个大板子,所以我就忍不住扭过头去看着他打,打完一下后我发现还是不要看着比较好,但他命令我转过头来“你不是喜欢看着我打吗?那就看着,不许转过去,没看的话那一下就不算。” 也是用命挨完了那 30 下,然后圆拍上场了。他把我屁股下的枕头抽走,要我自己撅起屁股,然后把大板子放在我腰上面,说“最后 30 下圆拍,给你加深印象,会很疼,坚持住,报数,板子掉下来了就重来。” 第一下抽下来我嚎啕大哭,是真的疼,报数是喊出来的。我能怎么办呢?双手双脚绑住了不能动,腰上还顶着一块板子,真的是挡也挡不了躲也躲不得,只能认命挨。打了一半后莹莹说还挺乖的,板子没有掉下来,其实是因为我觉得要是重来我真的受不了。

打到 20 多莹莹摸了摸我的头鼓励“快了,还有最后几下”。最后的几下不是快节奏的责打,而是每一下都结结实实地打在屁股上,隔着几秒,一下比一下重,但莹莹一直鼓励着我坚持住,可能就因为他的鼓励我才撑了下去,一次性完成了这 30 下,而且不算太难熬。

最后的那一下很重,但我感觉是上一秒打完下一秒莹莹就来到了我的面前给我解开手腕的绳子,温柔地哄着“好了好了,现在就给你解开。” 可能因为我沉浸在疼痛里,可能因为他当时的声音很轻柔,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整个人糊里糊涂的。他摸摸我的脑袋,得到我同意后给我揉揉红肿的 pp,我头靠着他的腿,但又觉得很羞不敢看他,自己扭过头去默默掉眼泪。

感受到那个平时的莹莹又回来了,我整个人都好了很多。但是他来抱抱我的时候我躲开了,我当天没想出来为什么,这本是我想要的 aftercare。后来我想到了两方面原因:第一是我当时在这次“管教实践”中情绪已经有点 overwhelmed 了,而前一刻还那么严厉的人现在又温柔地安抚我,有点接受不来所以下意识通过逃避来自我保护了;第二是,我还是有点点害羞。这也是我在这次实践唯一一点小遗憾吧,我不够勇敢,不敢叫哥哥,也不敢被哥哥抱抱。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离开床,走出卧室时隐约听到莹莹说了一句“其实你挺可爱的”,我当时没作出太大反应但心里贼开心,也有种释然的感觉。因为即使都说莹莹是“工具人”,但我依然是很在意他感受的,我希望的实践不止是其中一方单向的付出,而是双方都尽力给对方好的体验。然后我们愉快地开始商量点什么外卖。经过一轮实践后我们也消除了陌生感,等外卖时我和他一起收工具。莹莹很好,也很有耐心,实践外的莹莹给我的感觉是个阳光大男孩,令我愿意和他分享很多的事情。我们一边收工具一边复盘,实践的过程虽然只有一个多小时,但我们在屋里聊了很久(大部分是我手舞足蹈地 balabala…)。由于我太能聊了,屡次把莹莹聊成了“愣愣”,他说我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聊不完的话题,我也再三确认他有没有觉得我话多,但还好他表示觉得我这样挺好的。那晚我们好像把圈内圈外天上地下都聊遍了,直到我看时间晚了,想到明天他还有一场实践,就主动收拾东西回了自己的酒店。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很棒的体验,我很开心,不仅是实践过程很满意,还有实践后也交流得非常愉快~对了,我还获得了莹莹赐予的两个荣誉称号,“最调皮的贝贝”和“喊得最大声的贝贝”。我觉得我很幸运,能拥有这么棒的小圈实践初体验。就像我实践前说的,无论这次体验是否满意,我都很感谢你抽出时间来陪我玩儿~ 谢谢莹莹,有缘再约,再一起唠嗑哇,还有很多奇葩事儿跟你分享咧~ Wish u all the best,  合理实践,注意身体哇 ;D

 

爱责网致力于打造独特的圈内文化,为喜好小圈的人群,提供正确引导,积极正面的价值观和内容!进群/沟通/实践 请加QQ:1225763487(备注说明来意)

yoyo365
  • 本文由 yoyo365 发表于 9 9 月, 2022 13:55: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aize5.com/467.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

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