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千里》第21章 逆风一剑

yoyo365 SP精品小说评论174阅读模式

第21章 逆风一剑

睡梦中总觉得师父像往常一样,帮他揉捏着刺痛的膝盖,醒来时,看见的却是父亲漠然的眼光。
云梒身子一紧,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身体虚晃了两下才站稳了,“父亲!”沙哑的声音有一丝发抖。
“醒了?今日已经晚了一个时辰,上路吧。”
“是!孩儿醒得迟了,请父亲责罚!”云梒抖了一下,身体上的伤痛提醒着他无法再承受一次鞭笞了。
云翼并不说话,拿过皮娄子给儿子穿上,然后是貉子皮的围脖、皮草帽子、毛里手套,一一给儿子裹好。
云梒愣住了,直到父亲给他裹上貂裘披风,他才慌张道:“不敢劳动父亲,孩儿自己来!”
云梒看着手上,脚上,腰上的伤处都被裹得好好的,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翼拍了云梒的后脑勺:“身子不好逞什么能,生病了还不是要老子照顾你,还耽误了三军的行程。”
云梒低头:“孩儿知错。”父亲竟能容忍他多睡了一个时辰,还为此首度延迟了出发时间,真算开了天恩了。
“好了,你身上带伤,跟我同乘一骑吧。”云翼考虑到云梒腰上的伤经不起折腾,内伤又没完全好,八个时辰的颠簸够他受的,紧接着可能就要攻城,路上同乘一骑至少可以照看着点儿。

云梒讶异,当着三军的面,两人同乘一骑像什么样子,况且一想到要和父亲坐在一起,脊背上就凉飕飕的,到时怕是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儿子不敢!本就是儿子咎由自取,若是再因此耽误了父亲的行程,就更是罪该万死了。”
云翼冷冷道:“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是敢从马背上摔下来,仔细你的皮肉。”居然敢不领老子的情。
“是!父帅。”云梒抬头挺胸,腰板挺得笔直。

云翼郁闷,掀开帘子出帐,忽然忍不住回头道,“在云家,私自另拜师门是要受焚香断骨之刑的。”语气平静,口吻淡然,但对于云梒来说,不缔于一声炸雷。
脑袋都发麻,“咚”的一声跪地上,不知所措。一身冷汗,脸色瞬间惨白。

云翼道:“以后记得叫‘爹’。”
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云梒懵懂。
云翼踢他一脚,“发什么愣,滚起来,赶路。”云翼不再追问。
云梒战战兢兢,父亲知道了,知道多少,是我昨日烧糊涂了说了胡话吗?老天,我究竟说了什么?

这是最后一日的急行军,今日就能走出冰川抵达雪关镇。到了雪关镇,就离月氏国的都城蓝城不远了,大军会在雪关镇休整一天。
在马上颠簸的时候,云梒才感觉到,身体的虚弱、鞭伤的疼痛都在其次,内伤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肺腑像要被颠簸出来,每一次呼吸都痛入心扉,咬牙咽下了喉头涌起的一阵阵儿腥甜。

雪关镇本是富饶之地,地处蓝城后方,本是物资供应的要塞,但因有天然冰川为屏障,谁也没想到,有一支大军竟然能不顾死活地穿越冰川打进来。
守城的士兵一开始还以为是蓝城士兵,直到看到飞鹰十字旗才开始鬼哭狼嚎。
大军直接闯城夺关,守城的士兵还在向镇守飞报时,十字军中武艺高强的死士已经迎着箭雨、攀着钩绳,飞上了雪关城头。

城头一片厮杀,头脑清醒的镇关将领醒悟之后,果断地放弃城楼,组织士兵巷战反抗。雪关城士兵仗着地头熟,顽强抵抗。
巷子里狭小,马匹无法进入,骑兵优势荡然无存。
雪关城一时竟然打得十分有章法,给攻入城内的十字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云翼发现,雪关城鼓楼处竖着月氏国大旗,有人居高指挥,鼓点声声,摇着红白二色旗帜,巷子里的士卒看着旗色变换或打或撤。
云翼弯弓搭箭,射死了击鼓指挥之人。下一眼,看见云梒的箭也早已飞了出去,摇旗的旗手也死了。只是月氏国大旗不倒,随时有人接替旗手,底下的士卒只要看见大旗还在,就拼死顽抗。
弓箭手射了几次,无奈距离太远,旗杆又是厚重的实木,一直没法弄断。
十字军是守军的数倍,无论从武艺、装备和作战经验上,都不在一个档次上。雪关城不是十字军的目标只是踏脚石,在这里折损人马实在浪费。

云翼正在思索对策时,忽见眼前寒光一闪,什么东西飞过,月氏国大旗轰然倒地。雪关士兵最后的顽抗瞬间崩塌。
回头见云梒捂着嘴,脸色发青,微微咳嗽了一声。反正拜师的事情已然败露,没必要再遮掩。
一口鲜血激涌上来,躲过父亲审视的目光侧头生生咽下去。
现在可不是倒下的时候。
不到一个时辰,十字军接手了雪关城。云翼等众将被安排在雪关城镇守的府邸休息。

紧接着的军事会议,众将开始研究下一步攻打蓝城的作战计划。
云梒只是作为亲随垂手恭立在父亲身后,并不插话。
整整一个时辰,虚汗淋漓,汗珠滑过鞭伤累累的背部,渗入伤口刺得生疼,胸口翻滚灼热,似压着千斤巨石,好几次强压下的咳嗽最终忍不住冲口而出。
云梒只好背转脸去,用拳头堵住嘴,闷咳一声,来不及咽下的鲜血涌出一丝,赶紧用手擦了。
天都快亮了,会议才结束,一双腿都站僵了。

跟着父亲进入屋内。
一进屋,云梒就规矩地跪在父亲脚边,低头认罪,脸色惨白已是难看之极。只等着父亲追究拜师的事。
云翼反手煽了他一巴掌:“滚起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勉强靠意志力强撑了半日身子终于松懈了下去,一阵惊天动地的猛咳,嘴里的鲜血汩汩而出,奔腾翻涌。
云翼慌了神,赶紧把儿子从地上拉起来。
掌心抵住丹田,一连好几个时辰,云梒灰败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

云翼手心发凉,儿子的内伤竟然严重到如此地步。
躺在床上,怔怔地看父亲。惊讶!那是关心的表情吗?
云梒勉强撑起身子,“爹……”
“躺着别动!整天就只知道逞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云翼怒斥。
云梒微垂眼睑,呛咳一声,低声道:“对不起!”掩饰不住的虚弱。
“好好休息吧,大军会休整一日,再赶往蓝城。”
云梒微微向内侧头,拉起被褥,蒙住了脸。

云翼来到钟鼓楼查看,蹲下观察,碗口粗的旗杆是被洞穿的,然后折断。
鼓楼墙壁上还残留着一把刀柄,整个刀锋没入青砖之内,用了内力才将它拔出来。
三寸半!二十年前的江湖神话“逆风一剑”。
云翼目测一下,从出手的地方到鼓楼距离三丈远,飞刀先是洞穿旗杆,然后整个没入墙壁之内,这份功力怕是丝毫不逊色于当年那人了。
如此霸道的功夫,平常也就罢了,在有内伤的情况下使用,恐怕伤势会更加严重。
作者有话要说:小受受开始发威了。

爱责网致力于打造独特的圈内文化,为喜好小圈的人群,提供正确引导,积极正面的价值观和内容!进群/沟通/实践 请加QQ:1225763487(备注说明来意)

yoyo365
  • 本文由 yoyo365 发表于 3 6 月, 2023 21:23: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aize5.com/44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

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