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千里》第23章 生死之间

yoyo365 SP精品小说评论201阅读模式

第23章 生死之间

岳可风、杨迟单膝点地,“少将军!”
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跪下。
兵变!
“受不起!”云梒冷肃,“说吧,什么条件,什么原因?”
岳可风:“我的命是少将军救的,我不敢冒犯少将军。”
“哦,你们带来的刀都是纸糊的?”平时温文到几乎可欺的云梒,一张脸寒若冰川。
岳可风、杨迟放下手中的刀。

杨迟:“少将军,月河一战,你曾经帮我挡过刀子,杨迟是个大老粗,这辈子终身不忘。但今日杨迟以下犯上了,恳请少将军兵谏夺权。”
岳可风:“我知道您为难。可十字军的将士不怕浴血奋战,怕得是小人构陷折磨,您在十字军中一日,跟将士们同甘共苦,大家一条心。可等大战一过,世子归来,多少在战场上流过血受过伤的兄弟们,面对的不是云家犒赏而是惨酷折磨。以往这种事也发生过不少了,世子根本没把我们当人看……您看看老杨的左手,一言不合,被挑断了手筋,终身残废。您再看看我的手,世子不过嫌弃我的手指长得难看,竟将十个指甲生生拔掉。单单对我们残酷也就罢了,可世子克扣军饷,滥杀无辜,再这样下去十字军非毁掉不可。”
云梒沉默。

杨迟:“军中都知道,元帅是个护短的主,每有大战的时候就用您,打完了,世子就来折腾人。这次大战之后恐怕也是一样,我们不想回去之后再遭折磨,只求少将军今日就篡了权、夺了位,接手十字军,打回云家。”
“为了十字军,为了少将军,我们也只好犯上作乱了。”黑压压的,身后军士尽皆拜伏。

云梒:“我父亲在哪儿?”
岳可风、杨迟对望一眼,“应该已经被穆遥拿下了。”
啪啪一人甩了一耳光,冷冷道:“为云家,为了我?好堂皇的理由,好大的帽子!若是我不跟着你们犯上作乱,是不是连我一起杀了?”
“属下不敢!”
“你们不是我的属下,我也不敢要你们这么能耐的下属!好!真好!一个岳可风,一个杨迟,一个穆遥,留下来的七千人马大都是你们的人了!十字军中还有你们的内应吧!”
岳可风、杨迟低头不语。
“带我去见父帅……怎么?要兵谏总得要见人吧。”

云梒随岳可风、杨迟前往粮仓。只见父亲被箭阵围了,穆遥的刀刚好架在脖子上。
云翼看见三人同来,一丝惊讶一闪而过。

穆遥道:“少将军,我们已无退路!今日我替你杀了云翼。”
“你敢!”云梒怒吼。
“不要。”岳可风、杨迟同时喊。云翼积威日久,二人并不想真的杀了他,杀了云翼,十字军必定大乱。如果云梒肯出头,囚禁云翼掌控十字军,则局面又不一样了。

云梒背着手。箭阵之中、刀光之下,衣袂飘飘,悠闲地来回踱步,身后举着箭的士兵们倒是一个个手心都出了汗。
忽然停步道:“穆遥,你是想救十字军,还是被什么人收买了,只想要我父子二人性命?”
“少将军,我当然是为了十字军!”
“那好,放下你的刀。若是杀了父帅,军中必定大乱,你要的不过是让我重新掌权。我们何不挟天子以令诸侯?”
岳可风、杨迟对望一眼,这的确是最好的方式。
早听军中传言少将军被元帅打到吐血,看来父子二人心结已深。

穆遥愣了一下,手中的刀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不行!不是我信不过少将军,只是现在刀架在脖子上,您答应了造反。来日重回军中,怕死得就是我们三人了。”
岳可风、杨迟也是心中一凛,军中上下都知云梒孝顺,难保它日不会放了元帅,反咬一口。

“哦?那你想我怎么证明?”云梒侧目,扫了扫房间内身份不明的一群黑衣人。
地上有打斗的痕迹,还有一半的黑衣人倒在地上,应该是父亲下的手。

穆遥想了一会儿。
“只求您重伤了元帅,将他囚禁!”谁都知道,云翼待这个儿子极为苛酷,若是逼得云梒重伤云翼,他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如此?倒是简单了。”
云梒伸两根手指,抚摸在穆遥的刀锋之上,轻推开穆遥的刀。手中寒光闪烁,众人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云翼的肩胛骨一边一个血洞。
云翼咬牙忍了,狠狠瞪着云梒。

“拿根铁链子,穿好了锁起来就是。”云梒转头,也不顾眼前一簇簇、一排排、高举着地寒光闪烁的箭头,背手拂袖而去。
“岳可风!杨迟!穆遥!把他押到牢房,你们跟我来!”
大势已定,士兵们放下手中弓箭。

云翼的肩胛骨被穿了铁链,关押进牢房。云梒如此辣手,岳可风、杨迟再无怀疑,只有穆遥还犹犹豫豫的。
云梒命三人入了中军大帐,自己端坐在元帅席位上。
云梒命他们列出十字军中可信之人、可用之人,惊讶地发现军中竟然有八成将领要么曾受过自己的恩惠,要么是自己的生死之交。也难怪三人如此大胆,若是真的联系他们,杀了潇湘、夺取十字军绝非难事,只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穆遥,叫你的杀手们进来见我。”
穆遥一震。
云梒不解的抓抓头,疑惑道:“难道你不是帮我准备的吗?还是准备留着他们暗杀我?”
穆遥赶紧道:“属下不敢,这就去叫。”
前脚刚出门,云梒立即沉下脸:“杀手的事你们事前知道吗?暗藏于粮仓之内,可有不少云家好手啊!”侧目询问。
岳可风、杨迟一惊,一身冷汗:“将军!我们不知。”
怎么回事?穆遥哪里搞来这些人?

云梒冷肃,“想活命,按我说的做!调动你们的人马,立刻埋伏在周围。杀手一进院子,乱箭齐射,可错杀、不放过!”
二人震惊。
“来不及解释了!如果我没猜错,兵谏的事是穆遥找的你们吧!你们被骗了。”云梒叹息一声。

穆遥领了杀手进来,有些忐忑,按原计划是要趁着大军不在,杀了云翼搅乱三军。但岳可风、杨迟的人马不好对付,云梒又突然搅了局,现在看来要从长计议了,好在云翼确实被送进了大牢,重伤也是真的,随时有下手的机会。
穆遥领了杀手觐见,准备先稳住云梒。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遂命自己的人马集结待命,以防有变。

30多名蒙面杀手刚进屋,一阵箭矢如暴风急雨。
穆遥转身往外冲,扑倒在大门边。脖子上,一柄银色小剑。
一步,只差一步就冲出去了。

杀手的面罩被一一揭开,竟有5个是云家人。
云梒告知岳可风、杨迟,云家可能会有变,穆遥是军中奸细,利用了他们想搅乱三军。
二人心内一寒。
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错已经犯了,当已经上了!
还能回头吗?还可以回头吗?
现在放了云翼,云翼不会事后追究?毕竟是弑主夺权的大罪!
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有逼了云梒继续往下走了。
十字军只能有一个主人。
好在云梒似乎也并不反对,反而命他们着手收编穆遥的军队,并承诺明日派人出城,去探十字军中将领们的口风。
二人领命而去。

云梒颓然坐下,摸摸手心,一手冰凉,一手鲜血。
“鬼奴,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主子,不管做什么,我都跟着!”一句承诺,生死相随!
“哈哈哈哈!你也信我会兵谏夺权吗?”云梒大笑,笑得凄苦。

鬼奴双手按住云梒肩头,阻止他的不停大笑,盯着他的眼睛,那样子像一个年长的哥哥在安慰着受伤的小弟,“我不信……所以,你也该相信元帅会信任你。”
“怎么信?我自己都不信自己”,云梒看看掌心的鲜血,那是从父亲肩头溅上来的,鬼奴没有看到父亲当时冰冷的眼睛,所以才会说得这么轻松吗?“你看过他们给我的名单吗?军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将领对这场兵谏是默认的,大家合起伙来只瞒着我一个。”
鬼奴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是军中的人,我了解他们,大家或许不是瞒你,只是在等你的一个态度。举旗,则跟着你反;不肯反,也没有人会怪你。”
云梒悲哀道:“你该了解我的。”
“我了解,所以你更不该怪责自己,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做得更好。你是伤了他,却也救了他。”
云梒双手捂住脸,“这次,父帅不会原谅我了,即使原谅也容我不得。”
“有些事情不试试,永远也不知道答案。”

爱责网致力于打造独特的圈内文化,为喜好小圈的人群,提供正确引导,积极正面的价值观和内容!进群/沟通/实践 请加QQ:1225763487(备注说明来意)

yoyo365
  • 本文由 yoyo365 发表于 3 6 月, 2023 21:26:4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aize5.com/44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

拖动滑块以完成验证